不说再见 永远怀念

发布时间:2018-09-12 浏览次数:13

  

不说再见永远怀念

——写给我的中文0210班和盐城师院

陈丽娜

  

序幕

  

“时间时间像飞鸟, 嘀哒嘀哒向前跑。 今天我们毕业了,明天就要上学校。 忘不了幼儿园的愉快欢笑,忘不了老师们的亲切教导……”大(1)班的孩子很投入地唱着《毕业歌》,明亮的眸子闪闪发亮。6月底孩子们就要毕业了,他们将离开我们、离开幼儿园,升入小学。他们还小,尚不能完全理解“毕业”的含义,他们就像春天里一枝枝嫩苗,只需要在阳光下茁壮成长就可以了。可是,身为老师的我,一想到他们就要毕业了,心中涌起了深深的不舍之情。眼前这一幕何等相似——十二年前,班主任饱含深情地跟我们说:“你们现在天天见,感觉不到什么特别。等你们毕业了,以后再想聚,就很难聚全了。”那时候的我们,就像我眼前的六、七岁的孩子们,心思不在老师的话上,也体会不了其中的深意。一转眼,毕业一晃已十二年,这十二年间,我们中文0210班的53名同学从来没有一次能全部聚齐过,就是对朝思暮想的母校,也很少有时间回去看看了。在盐师的日子,像一幅幅彩色的画卷在眼前徐徐铺开,梦里依稀都是同窗的汗滴和笑靥。

  

第一卷盐师,我们来了

  

2002年的91日,带着从激烈高考中胜出的喜悦,我们在亲人的陪同下拖着沉重的行李箱、手握大红的录取通知书,来到坐落在“盐城市开放大道60号”的盐城师范学院报到。那天接新生的是中文系99级的学哥、学姐们。他们对我们非常好,替我们拖行李箱,把我们送到宿舍,给我们领好被褥,帮我们吊好蚊帐,还带我们去食堂、超市转转,教我们怎么记路。他们身上自然亲和的气质,带给我们一股温暖,把初来乍到的陌生感一扫而光。当一切都安顿下来,我们来到了教室开班会。我们的班主任叫顾国华,教古代文学。顾老师戴着眼镜,温文儒雅。他总是习惯性地思索着什么,当他抬起头,透过厚厚的镜片看向全班的时候,我们就不由自主地收好脚,坐端正。顾老师天然一份学者的气质,那些古代优秀的诗词名篇,在他张开嘴的一秒就宛若淙淙春水,穿过幽静的历史隧道,流到热闹喧嚷的现代社会。班会上,顾老师说:“同学们来自江苏各地,一路披荆斩棘聚到了一起,以后要像兄弟姐妹一样友好相处。你们是我们学院首届广播电视新闻专业的学生。目前,大家的起点是一样的,但是,四年之后,差距会拉很大。不要以为上了大学就一劳永逸了,恰恰相反,上了大学,要花大力气学习,因为学习任务更重了……”第一次班会的时间虽然不长,但是定下了一个主题,即团结友爱;明确了一个任务,就是狠抓学习。十二年来,班主任的教导一直深深地影响着我们。同学之间的感情还是那么亲;大家虽然所处岗位不同,但都与时俱进、热爱学习。

  

第二卷军训、早操和内务检查

  

接下来是军训。我们的教官姓冯,广州人,年龄挺小的,可能跟我们差不多大。人瘦瘦的,皮肤黢黑。他普通话说得不怎么标准,平舌音都发成翘舌。他喊口令,喊的不是“一、一、一二一”,他喊的是“压(音)、压、压得压”。刚开始我们总忍不住笑。他说了没用就把皮带一解,“啪”一甩:“军训是一件严肃的事,你给我严肃一点!”他对男生还真狠,他们动作不规范随时都被皮带抽。顾老师经常过来看我们军训,他左胳膊下夹着一个公文包,慢慢走过来,多数时候不说话,目光扫过去,每个人的状态便一目了然。休息的时候,顾老师跟冯教官聊天,冯教官总是听得很专注。他个子小,就微歪着头,目不转睛地看着顾老师,笑得很灿烂。军训的那些天,我们学习了立正、稍息、四面转法、行进间步法,完成了拉练和打靶的考核,也学会了叠军被。在“2002级新生军训大演习”中,我们中文系10排从年级10个排中脱颖而出,一举拿下了优胜奖。

军训结束,本以为终于不要再“受罪”了,没想到还有每天的早操和周三的宿舍内务大检查等着我们。在盐师的四年,除了雨雪天气,无论严寒酷暑,每天早上640,《运动员进行曲》总是准时地响彻在南园上空。曲响三遍,“全国第八套广播体操”也正式开始。军训里学的规范,不但一点儿都没丢,反而通过做操得以巩固和强化。冬天很冷,呵出来的气瞬间都液化成水雾。这个时候还要从暖和的被窝爬起来,抱着肩膀,睡眼惺忪地去洗漱。但是, 走出宿舍楼,一听到《运动员进行曲》,就立刻来了精神,脚步也加快了。一套操做下来,身上果然暖和了许多。如果说做操是在培养我们不怕吃苦的意志、锤炼我们的“铁人精神”,那么每周三下午的宿舍内务大检查则是在塑造我们严谨的作风、培养我们细致耐心的态度。

宿舍内务大检查的标准很多,包括被子要叠成军被、桌子上没有杂物、床单平整、床上不能有书、窗棱不能有灰……好多项,叠军被是其中的重点。每天早上我们都叠被,但不是严格意义上的军被。到了周三,就得按教官教的方法,叠出一床有边有角、四四方方的军被,俗称“豆腐块”。如果被评为“优被”,素质测评上则相应加分。我们班有的小捷,得了“优被”后,“一星期没睡自己的床,没拆自己的被子”。还有一个男生,据他的舍友爆料,他“军训第一天叠了一个军被,大学四年都没拆过,每次搬来搬去,一直到毕业。”年轻的我们什么不能干,只要开动脑筋,就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。

做早操、叠军被,这些自找苦吃的日子跟着“匆匆四年”一晃而逝。母校锤炼出我们不怕吃苦的意志;母校教会了我们“严谨细致”的治学态度。在成长中磨砺,在摔打中提升,我们早已学会了用奋斗替代眼泪,也一直牢记“厚德、博学、笃行、求真”的校训,筚路蓝缕、从头再来;披荆斩棘、砥砺向前。

厚德、博学、笃行、求真

第三卷我们的专业课和DV短剧

  

我们班的全称是中文系广播电视新闻专业,课程设置上不仅有现代汉语、古代汉语、外国文学发展史等中文系的基础课程,还开设了写作基础、现代广播学、新闻采访与写作等新闻方面的专业课程。好多同学一上写作基础课就头疼,“又要写作文了。”直到现在我还记得黄海老师讲课时神采飞扬的样子。记叙文有哪“六要素”、议论文在论证时要注意什么、写景状物的时候怎样“借物言志”……这些写作的要点,黄老师都讲得很细致、很到位。讲完之后是当堂作文,写好下课交。写作文的时候不能讲话、不能看别人的,当整个教室都安静下来,就只听到钢笔笔尖在方格纸上“沙沙”走动的声音,整颗心陶醉在文字的意境美里。写作,对我们而言,逐渐成了一种习惯、成了一种自觉。每次作文本发下来,看到上面85分以上的分数,我的心里就特别地甜。最近,一则“清华大学将在2018级学生中启动写作与沟通必修课,2020年覆盖所有本科生”的新闻忍不住让人为之振奋。读之不禁莞尔,我想固然清华在对写作的重视上实现了破冰之旅,而我的母校,却早在十几年前就已经这么做。在新闻采访与写作课上,荀洁老师经常让我们自己定主题、写脚本、做采访。教室成了直播间、三尺讲台是现成的舞台。同学们轮流做自己的节目,访谈、小品、新闻速评都过一遍。荀老师苏大毕业,传播学硕士。她个儿高高,人瘦瘦的,听她的课就像沐浴着柔柔的春风,从身体到内心都有说不出的舒适。

如果说教室是一个小舞台,那么对我们广电新闻专业的学生来说,母校就是一个大天地。大二下学期,教我们电视节目后期制作的张德成老师给我们布置了一个作业:拍摄一个时长不超过15分钟的短片,并且剪辑制作出来,生成指定格式,刻录成光盘交给他。摄像机不够,大家轮流用。我们以宿舍为单位,共同起草脚本、一起琢磨台词、找演员、选场地,尽量控制住内心的喜悦,有条不紊地推进这项任务。美丽的母校处处皆景点、飞舞的青春一颦一笑都是最上镜的经典。剧本有的是从网上找的,有的是自己写的,题材有爱情的、有社会的,我老乡少杰还拍了部纪录片。她那时候每天天不亮就起来,出去拍摄,好像是跟拍一个送牛奶的工人。拍好了之后进入后期制作,如果说前期的拍摄是自由舒展的,那么后期的剪辑就要求精益求精。电教老师的办公室在“博士楼”八楼,一共4台机器。因为机器有限,所以在用的同学都很自觉地争分夺秒,抓紧时间完成,好给别的同学用。有时候,我们都顾不得下去吃饭,就请好友带饭上来吃,吃饭的时候眼睛也没离开过画面。有的同学特别细,一帧一帧的图像,哪一帧的过度不完美他也要修正。张老师的办公室,因为有了我们的参与,变得那么有生气。有时候,张老师也会催我们:“吃饭、吃饭,下去吃了饭接着剪!”可惜我那时候对视频剪辑不怎么感冒,除了本子是自己写的,过了把女主角的瘾,其他工作都是请别的同学帮忙搞定的。现在需要用了,才深深后悔当初没好好学。我同学说:“你还是不是个大学生啊?”他的发问对极了,对我还真有点醍醐灌顶的作用。

  

尾声母校,您是一支唱不完的歌

  

母校呵,母校,自从20066月离开了您的怀抱,我们就像一只只鸟儿飞向了更广阔的天地。从盐城师院走出去的学子,身上从无“骄娇”之气,我们质朴而热情、我们灵巧又坚定。我们继承母校艰苦奋斗的精神,迎难而上;我们发扬母校自强不息的秉性,勇于担当;我们牢记母校敬业奉献的叮嘱,默默进取;我们遵照母校“追求卓越”的要求,开拓创新。“白日不到处,青春恰自来。苔花如米小,也学牡丹开。”自始至终,我们的奋进在前头,母校关注的目光在身后。现在中文0210班的同学,多数已经成为各个领域的精英,他们有的在党政事业单位工作、有的从事新闻宣传工作、有的做起了人民教师、有的在企业上班,更有的自己创业带动更多人就业……虽然社会分工不同、岗位性质不一样,我们却一样地踏实肯干、勤勉上进。这十二年间,我们像兄弟姐妹一样,既各自独立又紧密相依,在共同的微信群“匆匆那四年里互相鼓励,共同分担,挽手同行、一齐向前。

我们的母校也开拓奋进、春华秋实。您的办学规模不断扩大、办学水平不断提升。母校的名声越来越响,有了一定的国际影响力。我们的班主任顾老师现在已经是顾教授,但是他见了我们,还是跟以前一样,那么亲切,那么随和。我们班2016年举行了毕业十周年聚会,同学没到齐。开班会的时候,顾老师说:“你们在学校的时候我就说,现在你们天天见面觉不着,等你们毕业了就知道了,想聚全没那么容易了……”不止一个同学悄悄背过脸去,抹去眼角的泪……

想啊想,长了翅膀!那悄然滋生的回忆,就像夏日里的绿荫,越来越长。思念总是伴着栀子花的香、镶着麦收季节的金黄、披着石榴饱满的红、携一缕冬雪的洁白,飞向黄海之滨的母校——那里有我们上课的教室、那里有我们做操的操场、那里有我们吃饭的食堂,那里有我们敬爱的老师,他们“厚德、博学、笃行、求真”,依然躬耕在四十五分钟的课堂。

“……东揽黄海,西襟淮扬,盐城师院,在斯一方。黄河故道,滩涂新壤,盐城师院在改革中成长。才智为祖国奉献,为祖国奉献,汗水为学子流淌,为学子流淌。促进和谐发展,引领社会风尚,追求卓越前程辉煌。追求卓越前程辉煌。

母校呵,母校,您是一支唱不完的歌!我们——您的孩子们——沐歌而行,在前行的路上,随时播种,随时开花,将这一径长途点缀得花香弥漫,让路上的行人,不觉痛苦、不觉悲凉!

我最亲爱的母校——愿您的学子遍布天涯,愿您的明天更加辉煌!

  



盐城师范学院60周年校庆工作办公室


通讯地址:江苏省盐城市希望大道南路2号,盐城师范学院新长校区党政办公楼A105室
邮政编码:224007
联系电话:0515-88233989、88240754(传真)
技术支持:信息化建设与管理中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