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老师

发布时间:2018-09-12 浏览次数:13

  

我的老师


孙达恺


教过我的老师不下百位,给我印象至深的当数李小林老师,她是我就读盐城师专(现盐城师范学院)中文系的辅导员,她兼教我们世界文学史等课程。

第一学期中秋晚会上,她为我们班同学唱《红灯记》中“奶奶,你听我说”那一段,真是字正腔圆,玉珠落盘。列席晚会的系主任笑着介绍,李老师原本京剧演员出身,唱歌是老本行行。这话不假,后来我们几次在大型晚会甚至在省市电视台上都见过她靓丽的身影,她一展歌喉,全场鸦雀无声,一曲完毕,全场掌声雷动。现在她在浙江大学还教着中国京剧概论、京剧名家名剧欣赏等课程呢,她还是浙大婉云京剧艺术社的主角儿。

她英语系一毕业,就任教我们,她对首届学生用心也最多,她当时同我们班一些老留级生年龄相仿。

第一年,她不教我们课,见面的机会很少,一星期也就见上一两次,据说她正复习考研。寒假过后开学的第一天,她一大早来到我们男生宿舍,她说要帮我们缝被子,那时我们竟不知道客气,她在我们男生的几个宿舍飞针走线一直忙到晚,中午她让我们从食堂给她带点儿便饭。临走前,她一边捶着直不起的腰,一边笑着说:“在家全是我妈给我缝被子,今天第一次缝被子,而且收获真不小,你们看,缝了这么多被子。”

她长时间和我谈话仅一次。一次晚自习,她让同学带信,说她在宿舍等我。我立即去了,她宿舍简洁明了。我刚刚坐定,她就开始泡茶,拿糖块、削水果,然后让我同她一起剥花生,边剥边聊,她说,我知道你是一位很用功的学生,你在校报上发表了几篇文章,我看过,蛮好的,我这老师很惭愧,还没有发表什么的作品,班上同学也很少有人发表什么作品,现在许多学生眼高手低,说起来头头是道,但往往写不出好作品。最后她转弯抹角地说先秦文学很重要,是我国文学的源头。她说到这里,就不再往下说,便转移到另外一个话题上。至此,我明白了:原来是任教我们先秦文学的老师告了我的状,说我这部分学得差了些。这次谈话后,我对任何一门功课都认真起来,最后以优异的成绩毕业。后来我做了二十多年老师,我极力效仿她这种含蓄的教育方法,尤其对性格内向的同学,但我做得远远不够,远不及她。我知道:李老师她完全是发自内心的,是一颗菩萨心肠的自然流露,她不愿伤及学生的自尊心,哪怕一点点。因此,在这里虽学习任务繁重,却是我度过的最美好时光。

一九八八年暑天是少有的热,经历过的人一定会记忆犹新。七月六日那天,我们该离校了,离校前一天晚上,我的老师们同我们聚餐并签字留念。李老师陪着学生收行李,话别,不曾睡。天刚亮,学校派专车将我们行李一批批送往车站,李老师车上车下忙这忙那,我们上了长途客车坐定后,只见李老师转身朝车站一个小售货亭走去,几分钟后,她将买来的许多冷饮果汁之类捧在怀里,满脸微笑向车子走来。那时烈日快当中了,她全身汗水湿透,衣服粘在身上,短发贴在脸上,太难忘了!以后每当我教到朱自清的《背影》,就不由想起李老师那满脸怡人的微笑、汗水湿透全身的身影。上车后,她把冷饮果汁分给每一位同学,她说:“天热,带着路上喝。”车子徐徐开动,她微笑挥手,一一道别,再三叮嘱我们有机会一定到母校去看她,其实这话她已不知说了多少遍。

毕业后,我怕耽误她的时间,过了好久才给她写了一封信,她回信说:我最放心不下的是分配在农村中学的同学,我的确忙,但再忙,也得抽空给本班每一位同学回一封信,对有些学生我是见信必复,譬如像你。

母校校庆四十周年,我特意请了假,重温旧梦再拜访拜访恩师。刚到母校得知:李老师已离夫别雏求学于浙江大学,专心攻读文学博士了,那时她也该三十五岁了。这次虽没有见到她,但我觉得不虚此行,李老师执着的求学精神让我赞叹不已。

2004年石榴花开的季节,我们班同学聚会一次,也是毕业后惟一一次聚会,邀请李老师参加,她来了,这时她已在浙江大学任教,她接到邀请特地从美国赶回来的,她正在美国印第安那大学比较文学系做访问学者。那次她饱含深情为我们唱了一首《月光下的凤尾竹》,同学们说:“毕业后第一次见到李老师,歌声依旧。”

毕业至今我教书育人近三十年,我所教学生的素质同我们那班同学相比,自然不可同日而语,“现在的学生真难教”这是常挂在我们老师嘴边的一句话,这常使我黯然神伤,但我一年又一年默默地承受下来。夜阑人静,难免想到李老师,想到她做学者为人师的种种情景,无疑又给我增添了无穷的力量。


  

(她是浙江大学婉云京剧艺术社晚会的策划人,浙江大学中文系副教授李小林。在晚会上听了她演唱的京剧,发现她不仅内心美丽,而且还是当今社会的奇才女子。)

  

  



盐城师范学院60周年校庆工作办公室


通讯地址:江苏省盐城市希望大道南路2号,盐城师范学院新长校区党政办公楼A105室
邮政编码:224007
联系电话:0515-88233989、88240754(传真)
技术支持:信息化建设与管理中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