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个群文人身体里的母校基因

发布时间:2018-09-12 浏览次数:13


一个群文人身体里的母校基因

  

曹中育

  

当这一文题落在纸上的时候,我的心里腾起阵阵暖流,这股暖流是对母校的眷眷依恋、无尽感恩。从母校毕业已三十三年,这三十三年是一个怎样的人生跨度……青葱岁月留在了我亲爱的母校,挥斥年华伴我在事业的路途跋涉。一路走来,道不尽的喜悦,数不尽的艰辛,内心泛起的又何止五味杂陈。回首静思,唯母校在我心里留下最清晰的印记,是她教会我做人的道理,授之以生存的技能,赋予我前行的动力,给了我坚持的理由。三十三年,不忘初心,这一切皆源自我身体里流淌着母校的基因----自主,自强,自信,自立!

接站。依然清晰记得1983年9月的那天,我到达了改变我一生的站点---建军路南的盐城老汽车站,更有一下车见到让人心头一热的“盐城商校”接站牌,还有那纯净而又热情的前来接站的学兄学姐的笑脸。那一刻,来自盐城市大丰区大桥镇的大男孩心中扬起的是激动、是欣喜、是向往、是憧憬……我背着军绿的挎包,紧随帮我提行李的学兄,走进了在心里想象过无数遍、即将在这里度过最美时光的学校,一个让我有能力步入社会的知识殿堂。校园内彩旗招展,干净的水泥马路笔直向前方延伸,路中央悬挂的“欢迎新同学”横幅,在阳光的映照下红的让人心潮澎湃,校园里见到的每一张脸都是那样的亲切和蔼,更给人向上向善的体味。登记、报名、领书、分配宿舍、买饭菜票……一切的一切都是那样的新奇和让人兴奋,我心里默默地、重复地念道:我来了,盐城商校!

会操。全校会操比赛是我到校以后参加的第一个团队活动,我已不记得自己是在啥情况下当上我们班领操员的了,好像听到一位女同学在我耳边飘过“你说话声音大,当然该你来领操”的话;好吧,不就是喊口令嘛,喊就喊呗,多喊喊还增加肺活量呢。说实话,当时我对会操的理解是很简单的,就是同学们把“一二一”喊得震天响,而且要把隔壁粮食学校的声音给盖下去,以显示我们的威猛。其实真正的操练就不是这回事了,因为比赛时不仅仅要声音洪亮,更要精神饱满、动作规范、节奏相称、整齐划一。训练开始了,“立正!向右看齐……”同学们加油!汗水换来了胜利的喜悦,我们获奖了,财九班胜了……内心的欣喜在每个人的脸上外化成黑黑的笑容写真。多少年以后,我仍然会想起我们会操的场景和意志外延,那是集体的力量、团队的成功、坚持的收获,是代代商校人传承的基因所致:我们是一家人,是一张脸,我们要为集体的荣誉而搏!

学习。商校是个温暖的家,也是一个让人可以畅游的知识之海。来自全国各地的优秀老师汇聚在这里,为那个计划经济年代的商业繁荣添砖加瓦、呕心沥血、辛勤耕耘,他们是我人生的灯塔、知识的源泉、生活的父母!讲台上,恩师们教之以理论,授之以案例,传之以技能;课堂外,他们是我长辈,是我大哥大姐,是我最好的朋友,他们教会了我更多做人的道理。再有就是让我一辈子铭记的商校特有乐章---算盘协奏曲;每当夜幕降临,晚自习的前半小时,各个教室传出的此起彼伏的阵阵算盘声,动听无比,更有如一支恢弘的交响,在宁静的校园上空划过,华彩靓丽,催人奋进,那是何等的美妙!商校的学习环境和教育理念也将 “学无止境”这四个字永久植入了我的记忆,以致在辗转职场的各个时段,分别就读于江苏省电大、南大成教院、南大商学院、上海戏剧学院等院校,增添了人力资源管理、国际贸易、EMBA、戏剧文学创作等多方面的知识面,这给了我工作上更多的帮助,也给了我更多的选择可能。此刻,我想起龙应台写给儿子的一句话:孩子,我要求你读书用功,不是因为我要你跟别人比成绩,而是因为我希望你将来会拥有选择的权利,选择有意义、有时间的工作,而不是被迫谋生。

生活。商校的生活丰富多彩,更让人回味和珍惜。当年的学校规模很小,就是一栋办公楼、一栋教学楼、一座礼堂(兼食堂)、两栋学生宿舍楼,还有两栋我毕业以后经常去蹭饭的教职工宿舍楼。貌似我们的校园是个小空间,但母校为我们提供的却是人生大舞台。记得担任学生会主席期间,校学生科提出了学生“自我教育、自我管理”的管理模式,我们这批高中毕业的中专生似乎找到了自信,个个积极响应,人人主动参与;从文体活动到宿舍管理,从食堂就餐到公益活动,均由校学生会来组织和管理,校学生科和团委只在面上提要求和适时监督,我们自己制定计划、落实措施、分班发动、自我检查、自我评比、公示结果。在这种放心、放手、不放任的理念下,同学们的“自主、自强、自信、自立”意识得到了提升,宿舍整洁了、就餐文明了、活动丰富了、荣誉感增强了,这也是我们很多同学在走上社会以后能更快、更好地适应社会的原因之一。在校生活的业余时间里,我还常常一个人在盥洗室拉手风琴,拉得好丑不重要,关键我太喜欢盥洗室那大空间带来的混响效果了,哪怕隔壁的卫生间时不时吹来一点点不寻常的味道,哈哈……当然了,我有时也会跑到前面的办公楼,请黄老师拉琴我来唱,记得唱的最多的曲子是前苏联歌曲《莫斯科郊外的晚上》、《红梅花儿开》、《喀秋莎》。记得在一次联欢会上,以我们班为主组建的学校小乐队还演奏了当年风靡一时的电视剧《霍元甲》主题曲“万里长城永不倒”,我更是皮厚肉粗不怕羞,表演了自编自导的哑剧《手术之前》。回想母校的课余生活,真的是如数家珍,这也是我最终从事文艺创作和组织群众文化活动的一个伏笔。

留校。在商校毕业的前夕,我获得了共青团盐城市委授予的“新长征突击手”称号,并光荣加入了中国共产党,在当时中专生中发展学生党员,这可是开了商校的先河。现在想来,我依然是诚惶诚恐;当时的校党委也真是够大胆、够超前、够魄力,与现在大学里发展学生党员常态化相比,真的是不可同日而语。承受如此厚爱,我终身感激,感谢母校党委对我的信任与培养,同时离不开严茂祥、颜刚二位班主任对我的严格要求。毕业分配之际,我几乎是没有自己的选择,当年朱一玲校长找到我说:“曹中育,找你说个事,我们考虑把你留校,你看怎么样?”我先是一愣,也没怎么太多考虑就笑着应道:“服从组织分配!”哈哈……其实在这之前几天我还想,是把我分回大丰呢,还是留在市区的糖烟酒公司、百货站、五交化公司呢,现在的同学们可能不知道,那时仍处于计划经济时代的商业系统可吃香了。留校以后,我被分配在校团委工作,时任团委书记是梁建林老师,他可是位笔杆子哦,在他和我们隔壁学生科常老师、金老师、黄老师的培养下,我很快适应了工作,也适应了作为老师身份在学校的生活。当时的单身男老师很多,我们群居在东宿舍楼的二层,除了需要备课或搞活动,下班以后我们不是到学校球场打篮球,就是几个单身狗聚在一起聊天,有时会买点猪头肉,自己做两小菜,整点小酒,这也叫“进得了课堂、下得去球场、玩得转厨房”吧;到现在他们遇到我时还喊我“咕咚”呢,因为那时用的小酒杯,我喜欢一口干,干的时候还略带一点“咕咚”声……我留校工作的时间不长,但就是这短短的一年时间,让我有太多的感触,同事间和睦相处,工作中相互支持,生活上亲如一家,这才是一个让人羡慕的“五好大家庭”啊,这样的工作环境、生活氛围一定人见人爱,让人留恋。

转型。因工作需要,我于1986年调至盐城市人事局编制办工作,在人事部门的七年里,我没有辜负母校的培养,尊敬领导,勤奋工作,被评“全市优秀人事工作者”;1993年,我又从市人事局调至盐城市新世纪文化城工作,在这里我度过了风雨十七年,尽管后来单位转体改制,但在任总经理的那些年,我尽心尽力做企业,取得了高级经济师职称,亦被省文化厅表彰为“全省文化系统先进工作者”。2011年,组织上又将我调至盐城市文化馆工作,直至目前我依然坚守在群文事业的岗位上。从上学时留校,到调入机关成为一名公务员,又转至文化企业任总经理,再到文化事业单位工作,一路风雨兼程,职业角色变换数次,但仍初心不改,时刻铭记母校老师的教诲:“干一行,爱一行,专一行”。到市文化馆工作8年,我更是如饥似渴,全身心投进艺术的海洋,成为了群文戏剧创作的幸运儿,创作的小戏搬上了舞台,并获得江苏省“五星工程奖”金奖,原创大戏《戏迷》剧本获得江苏省2016年戏剧文学奖,撰写的论文《浅析传统戏曲创作的立体审美》获江苏省文化厅表彰的优秀论文。所有的这一切,均源自母校的铺垫、同事的帮衬,领导的提携,如果非得肯定下自己,那也只是自己内心的一份珍惜与担当。

责任。想办事,能办事,办成事,应该是每个执业者成就事业的行动轨迹和责任。人生会有太多的不确定,也可能会有很多的选择节点,但走什么样的路,在路上怎么走,能否规规矩矩走完自己的一生,是要靠自己来把控的。工作以来,我时时感受到背后有一双双眼睛在时刻关注着我,那是老师的期待、社会的审视、朋友的关心、家人的牵挂;作为现任文化单位党支部书记,我更有一种压力,那就是如何管好自己、带好队伍。出于这样一份责任,自己更加关注当下的政治导向,践行时代价值观,尽力于我的职业使命,恪守母校老师时常提醒的“真、善、美”信条,并以此带动身边的人,影响身边的事,正如自己在戏剧作品中所传递的价值理念。不仅如此,年过半百的自己,也还是要一日三省吾身:是否对得起母校的培养,对得起领导信任,对得起自己的良心。

专业。三百六十行,行行都得有自己的专业精神。这些年,我从学校到机关,从机关到企业,从企业到事业;同时也从一名高级经济师,转型为一名文化研究馆员;这样的专业跨度还真的蛮大。但不管怎么转换工作岗位,我始终没有丢失母校的基因----自主,自强,自信,自立! 正因为有了这样的基因传承,我才能在不同的岗位上“不负师恩,永不言弃”。从进入市文化馆的第一天,为尽快适应工作需要,我开始了从头再来的学习之旅,如饥似渴地学习、求教,声乐、器乐、舞蹈、戏曲、摄影、非遗……只要是工作可能需要的知识我都去涉猎,每天看书、看视频、写文稿的时间不少于五小时。在尝试戏剧创作的过程中,我更是充分领略到文艺创作的魅力,键盘声声,流出的不是机械的撞击声,而是人物内心的声声诉说。在自己的努力下,我完成了《录音风波》、《碰撞》的创作,并刊登和获奖。说实话,专业就是专业,业余就是业余;我爱好,但那毕竟与系统的专业学习不一样,在这样的情况下,毅然抛开安逸的生活,到上海戏剧学院戏文系脱产进修。在这一年里,我成了一名普通的上戏学员……白天上课,晚上看戏,深夜创作,一年的时间看了近百场戏,阅读了数十部剧本,在学院罗怀臻老师的指导下,我又完成了小品《失联以后》、大戏《戏迷》的创作。在那个简陋的小屋,在那艺韵充盈的教室,在那琴瑟声声的剧场,我畅游,并乐此不疲。回想这段经历,她给我带来不少的艺术感悟,现在无论是剧本创作、活动策划、还是晚会导演,我心里终于有了底气和自信。

返校。毕业30周年的2015年8月8日,我们财九班的同学相约返回母校,故地重游。那一刻,那场景,至今久久在同学们的脑海中回放。由于发展需要,老商校已不复存在,于2002年并入了盐城师范学院,成立了全新的“商学院”。原校址上一栋栋住宅楼拔地而起,已不见当年遗存,踏上那块魂牵梦绕的土地,大家凭着记忆指点着曾经的校园,回想着原校舍建筑大概的位置,尽管如此,我们依然激动地戏说着当年在母校时的青春年华、生活点滴、同学轶事。第二天,在商学院蔡伯良院长、田干生书记的亲自陪同下,我们来到了老商校的新家——盐城师范学院商学院,听蔡院长介绍母校的变迁与发展,同学们激动万分,并为之欣慰;回味第一天薛家宝院长在我们返校时的动情致辞,我们找回了家的感觉,我们的新家---盐城师范学院商学院,就是我们的母校,我们的基因源。在回赠母校的牌匾上我留下了这样的文字:“重返母校情难禁,相顾相拥涕沾襟。当年历历犹在目,卅载匆匆叹光阴。恩师殷殷如昨日,双鬓斑斑白发新。昔校昔舍昔日景,新园新貌唤新生。忆往昔,齐发奋,年少轻狂任我行。同食同寝同阔论,共苦共乐共青春。而今中年再聚首,南北东西话同根。千言万语意难尽,道声我是师院人。

母校,您就是那永远长青而茂密的森林,我是那只您曾经哺育的小鸟,我认识回家的路,我会常回家看看;也许有一天,我只是从您的上空飞过,也会低头鸣叫几声,告诉您:“我想您了……

  

  

 


盐城师范学院60周年校庆工作办公室


通讯地址:江苏省盐城市希望大道南路2号,盐城师范学院新长校区党政办公楼A105室
邮政编码:224007
联系电话:0515-88233989、88240754(传真)
技术支持:信息化建设与管理中心